新广商讯

追随国家风向标,长江产业基金适时入局造车新势力

  造车新势力“TOP4”威马、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的创始人中,沈晖绝对是最独特的一个。

  李斌、李想、何小鹏都来自互联网公司,都是40多岁的年纪,满头乌黑的头发。沈晖虽然大不了李斌几岁,却已是双鬓斑白,还是唯一来自于传统车企的创业者。

  他们的区别还在于业务模式上的选择。蔚来、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追逐着特斯拉,选择从高端市场进入;威马则选择从15万元~25万元的大众型市场切入,想要成为智能汽车赛道上的华为、小米。何小鹏时不时在微博里暗讽丰田将会是下一个诺基亚,其他几家也经常高举“颠覆”、“模式创新”等旗帜,沈晖却把质量、安全、可靠等看起来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词挂在嘴边。

  1月29日,上海证监局网站上披露了中信建投关于威马汽车辅导工作的总结报告,显示威马汽车已具备辅导验收及向中国证监会报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申请条件。按照科创板上市流程,如果顺利的话,威马汽车最快将在6个月内登陆科创板,成为首个在国内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公司。

  蔚来、小鹏、理想都在美国上市,威马汽车为何挑战科创板?投资人如何看待威马冲击造车新势力科创板第一股?作为全国最大的地方产业引导基金之一,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引导基金(下称“长江产业基金”)投资的首个造车新势力公司就是威马汽车。

  1、坚定看好智能新能源汽车赛道

  2015年12月30日,湖北省投资400亿成立了长江产业基金。除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外,长江产业基金是全国地方政府规模最大的一只纯财政出资的地方产业引导基金,其投资逻辑主要是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促进湖北的产业转型升级。

  在投资策略上,长江产业基金和其他引导基金有比较大的区别,它主要聚焦于前沿高新技术龙头企业的培育和重大产业项目的引导落地。更加偏向于结合湖北省高端制造、高端装备的产业实际,在新的发展形势下,运用互联网+、智能+推动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我们始终在思考,新形势下,在互联网1.0、2.0、3.0迭代升级后,如何结合湖北作为中部科教大省、制造大省、制造强省的定位和互联网进行融合,怎么发挥物联网、智能物联、人工智能在湖北汽车制造、航空航天、高端装备方面的深层次应用和融合。”长江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忠说。

  在这样的战略之下,长江产业基金推动湖北省“光芯屏端网”产业集群落地,投资长江存储、寒武纪、ARM芯擎科技项目以及芯片产业链,引导京东方、华星光电、天马等显示面板公司及产业链等项目落地湖北。在汽车领域,长江产业基金也有自己的思考。

  “我们新的时代发展到今天,汽车产业发生了概念性的变化,汽车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汽车了,实际上是一种移动座舱、移动环境,移动环境需要大量的互联网数据、互联网思维、物联网的智能,这种带有互联网概念的移动终端,应该讲是人类未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的变革。”陈忠说。

  长江产业基金很早就在思考汽车产业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的挑战和机会,在过去100年里面,汽车从仅仅是交通工具,逐步转变为出行高端装备,到现在则开始成为聚集物理空间、数据空间、体验环境、人工智能,甚至包括人的精神空间的移动智能终端。随着无人驾驶、AI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人的社交距离、社交方式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同时,智能化与新能源是国家目前战略方向的选择,全球范围内很多发达国家也在通过政策引导提高智能化电动车在汽车消费结构中间的比重,不少国家都设定了禁售燃油车的期限,电动车已经成全球性的产业方向。

  陈忠认为,基于我国多年来在动力电池、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技术积累和投入,到今天已经过了初创期,进入到常规产业化提升的阶段,未来中国在新能源汽车相关领域会引领全球的发展。而且从市场层面来看,2020年中国新能源车的销量达到了130万辆,证明用户已经逐步接受新能源汽车产品。

  2020年9月,国务院发布新版新能源汽车线路图,按照规划,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占到整个市场的20%,这意味着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至少将达到500万辆,基于湖北产业基础和多方面认知,长江产业基金坚定地看好智能新能源汽车赛道。

  在这个前提之下,长江产业基金在寻找汽车产业投资标的时,更注重面向未来的智能互联新能源汽车,围绕新能源产业链上下游展开投资布局。威马汽车,就是长江产业基金投资最早的互联网汽车项目。

  2、比创新更重要的是创新的落地能力

  2016年,长江产业基金与威马汽车接触仅仅半年后,双方就达成了投资协议。

  “威马汽车的沈晖既有国际化的视野,又有丰富的车企经验,个人充满激情、又非常睿智,有报国情怀,有通过实业造车做出一番事业的激情。当时国家政策十分支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很多造车新势力都蜂涌而出,我们也见过不少创始人。但看到沈晖后,我们基本上就确认了这是我们潜在的重要的合作伙伴。”长江产业基金副总经理王振坤说道。

  长江产业基金评判一家公司是否值得投资,首先会看团队的背景。其次是了解他们创业的逻辑。第三是实地查看标的公司已经开展的工作,与其规划和逻辑进行验证。

  长江产业基金通常会选择在标的公司具备一定产业化能力之后再进入,而不是PPT阶段。在对威马汽车进行尽调时,长江基金团队发现威马研发团队已有四五百人,样车已经出来了,并且有了生产资质这个“比较硬性”的条件。

  “我第一次见沈晖的时候,是在威马上海总部。沈晖讲话直奔主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让人感觉比较务实。沈晖在研发方面非常执着,他在传统汽车制造的基因之上,结合互联网思维,推出威马的创新模式。威马年轻人比较多,有浓厚的研发氛围。”陈忠说,他有丰富的传统汽车行业的阅历和经验,“我想这方面对于他在新能源汽车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因为很多理念、有再多的创新,最后还是要回到与物理状态来融合实现。”

  横向来看,当时蔚来汽车则主打高端新能源汽车,威马主打15万~25万元主流新能源乘用车,在造车新势力中单一车型销量靠前,而且是“轿车+SUV”的双线布局,技术路径和商业模式非常清晰。

  此外,蔚来走的是轻资产模式,产品交给江淮汽车代工生产,还在探索车电分离的模式。威马走的则是自有、自控、自主,模式更加偏重于线下的生产、体验、消费。而且,沈晖在整个汽车从设计到消费,强调全程的质控、可控,强调自有体系的培育,要求车、厂房都要自己设计,自己做风险控制。这一点和其他造车新势力非常不一样。

  和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有三个差异化的优势。第一是创始人沈晖出身于车企,曾经在跨国公司和自主品牌担任过高管,对汽车的理解和定义非常深刻。第二是供应链的管理能力,汽车由上万个零部件构成,上下游的供应链管理不仅关乎质量、安全,还直接影响成本,沈晖曾经在国际化的公司负责过供应链业务,在整车上下游的管理方面具有足够的经验。第三,是威马在创始过程中,对未来汽车产品、生产基地、生产资质的规划就已经很清晰、很成熟,将来汽车落地以后不至于拿不到“准生证”,这样将来汽车销售能更顺畅一些。

  3、期盼科创板帮助威马腾飞

  去年以来,蔚来股价上涨了 10 倍,小鹏汽车、理想汽车上市两三个月涨幅也近 2 倍。去年10 月底至今,三家的股价暴涨接近 100%,市值也都挤进了全球车企市值排行前 20 名。蔚来汽车的市值超越奔驰母公司戴姆勒,小鹏汽车的市值也超越本田跻身全球车企市值排名前十。

  造车新势力市值飙升背后,是资本市场按“车企营收+科技股的利润率”对智能新能源车企估值,智能新能源车企不再是传统的汽车生产商,他们被赋予了更多的科技属性,“横跨了两条赛道”。车企往往有几千亿营收,但利润率很低;科技公司是利润率高,但营收规模不及车企。这种预期导致了特斯拉今天的市值超过了丰田和大众汽车的总和,比亚迪、蔚来、小鹏、理想市值位居全球整车企业前 20 强。

  此外,目前汽车产业处于电动化 3.0 时代与智能汽车 1.0 时代,行业生态重塑孕育较大投资机会。中长期来看,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处于产业变迁、龙头崛起的黄金十年。

  但遗憾的是,蔚来、理想和小鹏都选择在美国上市,这让中国的资本市场和股民无法分享新能源汽车的成长红利。

  据上海证监局信息,2020年10月,威马汽车正式开始接受科创板上市辅导。在科创板上市的约200家企业中,整车制造目前还是一片空白,因此,一旦上市,威马汽车将成为科创板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科创板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公司。

  所以,威马汽车的出现不仅填补了A股市场新能源整车的空白,还让国内的投资者们也能借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分一杯羹。

  陈忠认为,无论境内还是境外上市,目的是解决企业资本和技术、市场等方面的问题,两者并不矛盾。但威马选择境内的科创板,目前这种形势下是符合我国的国情,也是有利于中国培养本土的新能源汽车的龙头股。

  陈忠表示,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一些关键的环节需要通过资本的力量做出突破,仅仅靠地方政府或者企业自身很难完成,“科创板为我们新能源汽车实现在全球创新的领先,带来了非常好的机遇,我们也热烈地期盼威马汽车能够通过科创板解决我们地方政府和产业方解决不了的问题,帮助我们其尽快地腾飞。”

(责任编辑:高荣)
热门图文